Xⁿ访谈| 尹秀珍
Interview with Yin Xiuzhen

 

尹秀珍作品中的独特美学,是一种迎向荒诞性的轻微、谦卑、甚至是脆弱的力量,而她的脆弱正是她的有力之处。

——菲利普·维赫涅,《尹秀珍》

 

2017.01.16

Beijing

 

​by 徐丹(Penny Xu Dan)

“ 以前母亲常常买回剩余的布料,缝制成衣服给我们。我从小就从她那里学会了如何缝制和裁剪衣物。只在新年的时候我才会获得一整套新衣服,而且同一件会穿好多年,因此在我的记忆中,衣服一直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我对人们的经历感兴趣...石涛曾说‘搜尽奇峰打草稿’,我是‘搜尽经历打草稿’。我将衣服看做第二层皮肤。一旦被人穿过,就承载着拥有者所有的体验和时间。

...

我从1995年开始使用自己穿过的旧衣做创作材料,我非常喜欢收集旧衣物,看到它们就联想起穿着它们的时候和当时发生的事儿。

...

制作《衣箱》时,箱子就是存储记忆的容器。我将衣服封存在混凝土中,所以它再也不会被开启...我用针线把它们的边缘缝起来,在这过程中,记忆像水一样从针孔中涌出。混凝土既精制又冰冷,把我对历史的个人印象和我的时间全部封存。虽然这是一个关于个人的故事,衣服的颜色和款式往往代表了一个时代。许多人都能从中产生共鸣。

...

当我们重新使用承载人们体验的材料时,‘现成品’的定义变得不一样了。在眼下的消费时代,反思消费带来的困境特别重要,当我重新使用这些‘带有经历的材料’时,也是重新追寻‘价值’的开端。 ”

 

——侯瀚如与尹秀珍对谈,摘自巫鴻、侯瀚如及史蒂芬妮‧羅森泰爾 (Stephanie Rosenthal) 合著的《尹秀珍》(Phaidon出版)

 

 

尹秀珍在工作室,宋冬拍摄

 

Xⁿ:使用衣物进行创作是您的作品特质之一,您具体怎样制作呢?

 

尹:看不同情况。大型的作品,衣服就像调色板上的颜色,把不同颜色的衣服按需扔到事先做好的框架上看效果在调整,调整好后再具体铺开找到具体每件衣服间的关系用大头针别好。复杂的地方用手针缝,大面积简单的地方从框架上拿下来后用缝纫机缝,整个缝完后再放回框架上调整,走形的地方剪开重缝。

 

 

电视塔-火箭 , 2005

Xⁿ : 这次展览您计划展示颇具体量的早期作品“电视塔-火箭”(TVT-Rocket), “电视塔-火箭”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创作的?

 

尹:“电视塔-火箭”是2005年为法国蒙彼利埃双年展的一个教堂在地创作的作品,后来在荷兰也展览过。在国内第一次展出。“电视塔-火箭”主要讨论媒体话语权,电视塔是话语权的载体和媒体的工具,虽然这些主导的话语权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被稀释,但媒体成为一种"新信仰"的倾向却明显加强。当时我们在教堂的语境下重新审视今天的"新信仰",而将这些火箭移至到沪申画廊所在的外滩三号这栋商业大楼中,既和消费时代的氛围融合形成为"新信仰"的场所,也与窗外的真实的"东方明珠"形成对话。

 

 

武器,2003-7

 

Xⁿ:“武器”与“火箭”都是基于电视塔的形状,在顶端有锋利的尖刀,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尹:“武器”创作于2003年,它们是差不多同一时期的作品,可以说都是对媒体、话语权与当下生活之间关系的反思,但不属于同一系列的作品。

“武器”既是小型的电视塔,也是古代的武器长矛,顶端绑了一把水果刀。“电视塔-火箭”共14米左右高,并不是真的刀,是用不锈钢制作的刀的躯壳。

 

 

时尚恐怖主义5,沪申画廊现场,2008

 

Xⁿ:我们把您的作品视作一种拼贴,您怎么看呢?

 

尹:我拼合的是不同人的经历和时代的印痕。小的时候常与我妈妈一起做鞋底。我们将很多做衣服的下脚料和穿破的不能再穿的旧衣服用面做的浆糊一遍遍地相互粘贴,制成有一定厚度和硬度的"布夹板",然后根据鞋的样子和大小做成鞋底。这就是"千层底"布鞋的来历。这个生活体验给我了很多启发,拼合经历,缝合不同人的体温成为了我经常使用的表达方式。生活就是不断地拆解和拼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灵魂贯穿其中,并反馈回我们的生活给以重新的启发。

 

 

时尚恐怖主义2,2004

 

Xⁿ:巫鸿将您的作品分为四类:1.将本土生活置入国际语境、2.在全球空间中,探索共同记忆,3.批判同质化本土与全球特性的权力机制,4.反思本土和全球之间的联系所受到的控制,这次的作品和2008年您在沪申展示的“时尚恐怖主义”作品同属第四类。您怎么看这个定义?

 

尹:这四个类别应该是互相有交融的。

 

 

尹秀珍在工作室,宋冬拍摄

 

 

 

 

尹秀珍

1963年生于北京

工作,生活于北京

 

尹秀珍 将参加Xⁿ Office 2017年策展项目 “拼贴:玩纸牌的人” 

版权所属,转载、引用请联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