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ⁿ Talk | 曾根裕 Yutaka Sone


"艺术创作总是基于非常私人的经历....一旦被置于特殊的场景,就会引起观看者的反应,成为他人的个人体验,形成链条。曾根裕的项目就是如此,他不断在世界各地创造“美好的事件“,牵动更多的人,如同涟漪一般由小及大的扩散开去。"

 

 

                                                                                                  ——摘自Hiromi Ohashi,《曾根裕-Perfect Moment》

“曾根裕:黑曜石”四方当代美术馆展览现场,Xⁿ Office拍摄

 

 

 

 

Xⁿ:你说自己是当代少有的真正的“流浪者”。

 

Sone:是的,因为我不仅仅从一地到另一地旅行,我还让自己浸入本地的文化和生活。我的世界有无边的疆界。

 

我在四个地方有工作室,美国加州,我的家在那里;在墨西哥米乔坎,我发现那里的人用一种非常传统的方式制作草编物,所以我开始和他们一起用本地材料、老手艺做草编棕榈树;十多年前我开始和福建崇武的一家雕塑工坊合作,做大理石雕塑;最近一年我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建立了新的工作室,又是新的合作,新的工作方式。

 

 

 曾根裕的墨西哥米乔坎工作室 ©艺术家

 

Xⁿ:旅行、差异和误解是否给予了你最重要的养分?

 

Sone:噢,当然!我一面使劲地思考一面到处旅行,这时候我常觉得,啊!我是自由的!我的思想,我的创作都是自由的!

 

我太热爱“误解”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赖以生存的方式,我永远都在面对新的文化,新的地域,新的不同。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崇武的工坊刚刚建立的时候,我一句中文也不会,但是我会让他们来摸摸看我的模型,感受它的形状,他们就明白了。触摸比语言所能传达的信息丰富多了!深入多了!

 

(许多年过去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天突然就会说中文了!不过只是一点点!)

 

 

 

曾根裕和他的墨西哥团队、中国团队一起工作,©Tommy Simoens Gallery

 

 

Xⁿ:这也是为什么你在今年年初的安特卫普个展中,将墨西哥和中国两个语言完全不通的团队聚集在一起工作吗?让他们通过误解,加深联结?

 

Sone:对啊!这是我第一次将他们聚在一起。墨西哥人们在一个房间做草编棕榈树,中国人们在隔壁房间,以墨西哥工作室的房子为原型,打磨一块大理石。墨西哥人们熟悉自己工作的屋子,时常跑过去指点。有一次,墨西哥人想告诉中国人这面墙上有窗户,中国人不明白,于是墨西哥人焦急地指向展厅的落地窗,大喊“窗户、窗户”。结果,中国人们以为他指的是窗户外边,呼啦一下全跑到窗前,手搭凉棚认真的遥望窗外。

 

这就是我的“国际工作室”,一个超大的、无法交流的国际团队。

 

 

    曾根裕在比利时的展览 /作品制作现场 ©Tommy Simoens Gallery

 

      中国工人在墨西哥工人协助下制作的雕塑 ©Tommy Simoens Gallery

 

 

 “曾根裕:黑曜石”四方当代美术馆展览现场,Xⁿ Office拍摄

 

 

Xⁿ:这次在四方当代美术馆的展览,是以“黑曜石”为核心,为什么?

 

Sone:黑曜石这种材料是火山喷发,岩浆快速冷却后产生的晶体。全世界各地都有,有的矿脉浅,有的深。阿兹台克王国成为墨西哥的头号帝国就是因为他们有丰富的黑曜石脉藏。这种材料锋利又便于改造,被做成了镜子、刀、礼器等等。列维·施特劳斯说,黑曜石是石器时代的第一件工具。想想看,史前人类端详一块自然石,理解它的特殊性,它的内在逻辑,然后延展它,这就是人类到今天还在沿用的科技研发方式啊!

 

把一种材料变成许多种可能性,史前人类与黑曜石的关系就是今天我们和Iphone的关系!黑曜石难道不就是工业、科技的最初起源吗!

 

 

 “曾根裕:黑曜石”四方当代美术馆展览现场,Xⁿ Office拍摄

 

 

Xⁿ:你曾说起一本重要的书,马尔罗(Andre Marleaux)的《黑曜石头骨》,书中提到黑曜石也是启发毕加索的重要来源。

 

Sone:我早就有了一种直觉,黑曜石、黑曜石,但是我把这个念头搁在了一边。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来了!啊!黑曜石!马尔罗!毕加索!太重要了!

 

马尔罗是曾经的法国文化部长,他受邀给毕加索写传记,发现毕加索的收藏里有一件黑曜石头骨,为什么呢?毕加索在思考立体主义之前,首先做的一定是往前想,往回想。他研究非洲木雕,研究原始艺术,往几万年,几十万年前追溯,他也依靠黑曜石往几百万年前追溯。最重要的是,一百年前的艺术家,几十年前的艺术家和今天的艺术家都在向同一个时间点回望。

 

美术馆,就是帮助我跨越时间进行深思的空间,我的思考都汇集在这里。

 

 

 “曾根裕:黑曜石”四方当代美术馆展览现场,Xⁿ Office拍摄

 

 

“曾根裕:黑曜石”四方当代美术馆展览海报

 

Xⁿ:这次展览除了黑曜石系列,你还创作了圆木系列,雪球系列,大型的棕榈树作品等等。而展览的海报上却没有作品图片,只有一只可爱的猴子玩着雪球,这与黑曜石有什么关联?

 

Sone:我们一直说艺术是从拉斯科洞穴里的壁画开始的,但是万一艺术不是从仪式,不是从功能开始,而是从无意义的玩乐开始的呢?比如捏雪球?那会不会猴子比人先学会捏雪球呢?艺术岂不是起源自人以前,或者人以外,艺术的本质岂不是极其无目的?只是随意的,就手边能碰到的材料,捏一个冰冷的圆球,丢着玩玩的,没一会儿也就化了。这种不求任何结果的意识状态,甚至早于施特劳斯所说的“bricolage”。

 

黑曜石和雪球都是在寻找起源之起源(origin of origins),黑曜石是工业的起源,雪球是艺术的起源。

曾根裕 《雪球》,Xⁿ Office拍摄

 

 曾根裕 《被发现前的金字塔》,Xⁿ Office拍摄

 

 

Xⁿ:你的每一件雕塑都花费了很长时间精心打磨,有的甚至花费了十年,并没有采用bricolage这种随机组合的方式创作,不过,“被发现前的金字塔”这件作品似乎是用四处捡来的杂物组合成的。

 

Sone:啊!是的!我把从各种地方捡来的,找来的东西放在箱子里,做成山的样子,盖子上画的是夜晚的星空。这是玛雅金字塔被发现的前一夜,金字塔还被植被覆盖着,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还很宁静。

 

这件作品正确的观看方式,应是把箱子打开一条缝,悄悄的看看夜晚的景象,然后合上盖子,在旁边睡去…..

(曾根裕说完,合上箱子,在地板上心满意足的躺下了)

 

 

 

曾根裕 Yutaka Sone

1965年生于日本静冈县

现工作生活于美国洛杉矶

 

对谈采访于2017年6月安特卫普,原是为四方当代美术馆《曾根裕:黑曜石》展览出版物撰写的文章收集材料。关于艺术家及本次展览的阐述全文将由四方当代美术馆刊登、发布。

Please reload